广东医疗律师网
                                               联系电话:13288843613
曾某医疗损害责任纠纷民事起诉状
46
发表时间:2017-04-20 10:06

民事起诉状

原告吴某......

原告曾某......          

被告:某妇幼保健院

请求事项:

一、判令被告赔偿原告医疗费307.7元、护理费1420元、交通费3000元、住院伙食补助费800元、丧葬费36329.5元死亡赔偿金695144元、受害人亲属办理丧葬事宜支出的交通费、住宿费和误工损失22472元、精神损害抚慰金100000元,共计859473.2元。

二、本案诉讼费鉴定费由被告承担。

事实与理由:

原告曾某2015年322日在被告处建立产前检查记录,产检13次,被告均未测量原告曾某的骨盆大小,其中2016年9月16日原告曾某出现左侧腹股沟至耻骨联合处疼痛明显,2016年9月18日原告曾某回被告处复查,诊断为耻骨联合分离(高危因素)。2016年10月2日原告曾某因“停经40+5周,下腹坠胀半天”入被告处待产,当日B超结果显示:“胎儿预估体重4321g+-631g”。但在《入院记录》中被告却只估计胎儿体重3400g,诊断:“G2P0孕40+5周LOT单活胎先兆临产”。2016年10月4日患儿吴同出生,体重3900g,Apgar评分:1分钟3分,5分钟4分,10分钟5分,诊断:“重度窒息、新生儿肺炎”,转入新生儿科,诊断为:“1、新生儿重度窒息2、新生儿缺氧缺血性脑病3、胎粪吸入综合征?”予以后置辐射床保暖,心电监护、呼吸机机械通气,静滴青霉素联合拉氧头孢抗干扰治疗,维生素K1防止出血,禁食,静脉补液等对症治疗。2016年10月12日,患儿因缺血缺氧性脑病死亡。原告认为,患儿吴同的死亡完全是由于被告的医疗过错所导致,具体理由如下:

一、被告估计胎儿体重未参照B超报告,过低的预估了胎儿体重,未对原告曾某进行骨盆外测量,骨盆内测量亦不精确,导致头盆评分不准确。

1、原告曾某于2016年10月2日在被告处做B超,报告显示:“胎儿预估体重4321g+-631g。”据此,胎儿极有可能是巨大儿,顺产的风险相对比较大。但被告在预估胎儿体重时,完全没有参考B超报告,仅预估胎儿体重3400g,并以此作为之后头盆评分的依据,导致头盆评分的结果不准确,错误的估计了顺产的风险。

    2、《妇产科学》(第八版)146页记载:“骨盆测量:骨盆大小及其形状对分娩有直接影响,是决定胎儿能否顺利经阴道分娩的重要因素。产前检查时应作骨盆测量。骨盆测量分外测量和内测量两种:1)外骨盆测量:产前检查应常规行骨盆外测量,能间接判断骨盆大小及其形状,操作简便……”原告曾某在被告处产检13次,被告从未对其进行骨盆外测量。原告曾某身材娇小,身高3950px,待产时体重59kg,待产前已经出现耻骨联合分离,胎儿预估体重4321g+-631g,在胎儿极有可能是巨大儿的情况下,被告仍未对原告曾某进行过骨盆外测量。被告具有严重过错!

3、《妇产科学》(第八版)146页记载:“坐骨棘间径:测量两坐骨棘间的距离,正常值为250px。方法为一手示、中指放入阴道内,触及两侧坐骨棘,估计期间距离。也可用中骨盆测量器,所得数值较精确。坐骨棘间径是中骨盆最短的径线,此径线过小会影响分娩过程中胎头的下降。”原告曾某身材娇小,身高3950px,待产时体重59kg,B超报告胎儿预估体重4321g+-631g,在胎儿极有可能是巨大儿的情况下,被告仅粗略的测量了原告曾某的坐骨棘间径,约250px,该数值处于正常与狭窄的临界点,但被告没有进一步使用中骨盆测量器精确测量坐骨棘间径,导致头盆评分结果不准确。

综上,被告未参照B超报告胎儿预估体重4321g+-631g,未对原告曾某进行骨盆外测量,未进行精确的骨盆内测量,依据其估计的胎儿体重3400g,依据其粗略测量的坐骨棘间径250px,得出头盆评分7分的结论。而若被告参照B超报告胎儿预估体重4321g+-631g,精确进行骨盆内测量,则头盆评分最多6分,甚至更低,原告曾某存在头盆不称。

二、在原告曾某存在头盆不称、胎头下降停滞、胎儿宫内窘迫的情形下,有进行剖宫产的指征,被告没有对原告曾某及时进行剖宫产,导致新生儿重度窒息,最终导致患儿吴同死亡。

   1、原告曾某存在头盆不称(上已详述,不再赘述。)

   2、《妇产科学》(第八版)179页记载:“潜伏期抬头下降不显著,活跃期下降加速,平均下降21.5px/h,可作为估计分娩难易的有效指标。”209-210页记载:“第一产程末及第二产程出现胎头下降延缓或者停滞,可能是胎头在中骨盆平面与出口平面受阻。若为持续性枕横位或枕后位,可考虑徒手旋转胎头至枕前位,胎头继续下降,当S+3,可自然分娩或行低位产钳及胎头吸引助产,若S+2,应行剖宫产术。2016年10月3日23:50,原告曾某宫颈扩张125px(宫颈扩张75px即进入活跃期),第一产程已经早已进入了活跃期,此时胎先露为S+1,至2016年10月4日6:20,此时胎先露仍为S+1,整整六个半小时胎头完全没有下降,2016年10月4日6:20-7:00,被告没有对胎先露的高低进行记录,7:10胎先露高低为S+2。胎先露下降停滞,明显是胎头在中骨盆平面受阻,但被告没有对原告曾某及时进行剖宫产,导致了胎儿宫内窘迫、新生儿缺血缺氧性脑病,最终导致患儿死亡!

3、《妇产科学》(第八版)119页记载:“(1)产时胎心率变化是急性胎儿窘迫的重要征象。正常胎心基线为110-160bpm。缺氧早期,胎儿电子监护可出现胎心基线代偿性加快、晚期减速或重度变异减速;随着产程进展,尤其在较强宫缩刺激下胎心基线可下降到<110bpm。当胎心基线率<100bpm,基线变异5bpm,伴频繁晚期减速或重度变异减速时提示胎儿缺氧严重,胎儿常结局不良,可随时胎死宫内。《妇产科学(第八版)第119-120页明确记载:“1、急性胎儿窘迫 应采取果断措施,改善胎儿缺氧状况……(3)尽快终止妊娠:如无法即刻阴道自娩,且有进行性胎儿缺氧和酸中毒的证据,一般干预后无法纠正者,均应尽快手术终止妊娠  1)宫口未开全或预计短期内无法阴道分娩:应立即行剖宫产,指征有:①胎心基线变异消失伴胎心基线<110bpm,或伴频繁晚期减速,或伴频繁重度变异减速;……”被告于2016年10月23日23:02至2016年10月24日7:48对原告曾某进行了胎心率监测,但被告没有对原告曾某的胎心率情况进行评分、诊断。2016年10月23日23:09至2016年10月23日23:15胎心率基线为100次/分,<110/分,之后陆续出现胎心基线变异消失在较强宫缩刺激下胎心基线可下降到<110bpm、频繁重度变异减速伴频繁晚期减速胎儿宫内窘迫不断的加重,有剖宫产的指征,被告没有对原告曾某及时进行剖宫产,导致了胎儿宫内窘迫、新生儿缺血缺氧性脑病,最终导致患儿死亡。

《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五十四条规定:患者在诊疗活动中受到损害,医疗机构及其医务人员有过错的,由医疗机构承担赔偿责任。 第五十七条规定:医务人员在诊疗活动中未尽到与当时的医疗水平相应的诊疗义务,造成患者损害的,医疗机构应当承担赔偿责任。原告曾某在生产前,在被告处产检13次,胎儿情况良好无异常,在剖宫产技术如此成熟的今天,在被告这种三甲医院里,居然出现因产妇头盆不称、胎头下降停滞却没有及时剖宫产,导致胎儿宫内窘迫,最终导致新生儿缺血缺氧性脑病、新生儿死亡的悲惨结局,确实让人觉得匪夷所思。两原告初为人父母,原本沉浸在迎接新生命的喜悦之中,转眼却是要承受丧子之痛,案涉事件对两原告造成了巨大的精神打击。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等相关规定,特诉诸钧院,请依法判如所请!

此致

某人民法院

具状人:                                

                            二〇一